娱乐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[原创]梦里的村庄,梦中的河(6) 【文化散论】

字号+作者:redadmin 来源:娱乐 2020年07月10日

02. 在鸡冠山的东北坡方向,不是很高的地方,有一座烈士陵园,里面长眠着一个21岁的生命,这个名字我几乎记了一生,牺牲的烈士叫史春英,她生于山东栖霞,牺牲在蓉花山的二道河...





[原创]梦里的村庄,梦中的河(6) 【文化散论】





02.



在鸡冠山的东北坡方向,不是很高的地方,有一座烈士陵园,里面长眠着一个21岁的生命,这个名字我几乎记了一生,牺牲的烈士叫史春英,她生于山东栖霞,牺牲在蓉花山的二道河。



对少年人而言,仰慕英雄,是那个时代的特征。我记得学校组织我们数次去女烈士墓地祭扫。同学们用随手抉来的松枝扎成花环,轻轻的摆放在墓前。



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这座烈士墓依然在。青山埋忠骨,无言总有声。



在“双红小学”的日子里,接触最多的是大批判的文章,这些甚至都写入教材。教材的封面都是带着文革色彩的漫画。也是在这座小学校,我第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田间劳动,插秧。



春水沁凉,秧苗几行。就在这泥水里,头顶蓝天,吃力的学着插秧。想起很早就学过的悯农诗: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,果然不虚。



说到这里要交代一下,在没随父母到乡下之前,我就会背诵很多唐诗宋词,也看过很多文学作品。所以,大半人生,最喜欢的就是读书,觉得世间快乐无不源于此。



文革闹腾最厉害的时候,我大哥的一个家里成分不好的同学,把他家的三个箱子连夜搬到了我们家,三个箱子其中两大箱子装的都是书,唯有一个小木箱单独锁着,这两箱子书,让我在那个年代感觉无比快乐。虽然都是偷偷摸摸的看,但是打开了自己的视野。



印象最深刻的弄过于前苏联的一些文学作品,尤其是高尔基的,还有托尔斯泰的,以及一些反特的小说。而法国人儒勒.凡尔纳为我打开了一扇科幻之窗。我看了《神秘岛》《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们》《海底两万里》《八十天环绕地球》等等。



尽管人物的名字很繁琐绕嘴,但是,故事情节印象深刻。



很多人生故事就是这样,在文革后期,风头过后,那个把三箱子书送到我们家,连夜带着父母去了南方老家的大哥的同学回来之后,只是把那个上着锁的小箱子带走了,剩下的两箱子图书他没要,居然被大哥和嫂子卖了废品,让我顿足捶胸,早知如此,我去乡下的时候带上多好?



而大哥的那个同学也果然非同寻常,他小箱子装的都是邮票。就凭着这些邮票,他在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中期,成为集邮市场上呼风唤雨的人,赚的盆满钵溢。



很多年后的一个偶然,我在一个证券所门前偶遇了他,他没认出我,我告诉他我是谁的时候,他脸上有复杂的表情划过,那时候,我大哥已经去世了,他喃喃的说:你哥是个好人,你们家人都是好人。然后急忙和我告别:兄弟,要开盘了,我得进去看大盘了。原来老兄早已经告别集邮,转投股市了。



[原创]梦里的村庄,梦中的河(6) 【文化散论】







04.



我借住在韩屯的日子里,跟随者房东大伯几乎走遍了鸡冠山北坡的山山水水,每一个沟壑,每一道山梁。不上学的日子里,我喜欢带着房东大伯家里的两条狗,在鸡冠山脚下疯跑。现在回想起来,真的是非常有画面感的日子:



我去山上搂草归来,那怕是月色夜都会不怕,两条大狗总是一前一后的把我夹在中间。月夜里,寂静的山路上,有一个背着柴草的孩子,有两条撒欢的狗。



令人伤感的是,这两条狗死于意外。



那时候,山里的野獾和野猪都有,它们会时不时的出来祸害成熟的庄稼,玉米,豆子都是它们糟蹋的重点。为了能驱赶它们,想了很多办法,其中有一招就是用“地里炮”。所谓“地里炮”是一种很有杀伤力的炸炮。里面是炸子儿和炮药,外面裹着一层香喷喷的食物,那些野獾,野猪一旦闻到,只要咬住基本就能被炸死,力道很大,能把半边脸都炸飞。



房东大伯制作的十几个“地里炮”没炸到一只野獾野猪,两只大狗却被炸死了,为此,房东大妈数落了房东大伯好多天。我很忧伤这两只大狗的意外死亡,所以,当他们烀狗肉,熬狗汤的时候,我一口不吃,时至今日,我也绝不沾狗肉。



房东家的二哥癫痫发病一次比一次厉害,间隔的距离越来越短。原来可能是十天半个月发病一次,已经到了一周可能就会发病一次,这样一来基本就不能出门,所以他多数时间都闷在家里。脾气越来越暴躁,房东大伯和大妈一脸无奈和痛苦。



当年在蓉花山周边的一个叫小孤山的地方,驻扎着一支装甲部队,也曾亲眼目睹坦克驶过。



因为中苏的交恶,备战备荒的气氛是浓重的。



深入到步云山区,父亲他们那所战备医院,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,我们这些先期而到的家属,基本分布在蓉花山周边的村屯之中。



所以,时至今日,每当我们同学相约去步云山的时候,只要车子经过蓉花山,大家的话匣子必定打开,看着车窗外那些熟悉却又陌生的风景,去努力寻找当年的记忆。



东瓜川,旭升,白店,韩屯,潘家……在同学们如数家珍的念叨声中,半生的沧桑岁月如此让人感叹。



我自豪的是,我讲述的一定是最普通人生的故事,不需要任何的润色和提升,我只是紧自己最大可能,把这段人生记忆还原。而且这一路人生,让我感受最真实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。



如果说,岁月是一幅画,我喜欢画里的那些普通的人。因为我就是这幅画里的普通人。

1.【达州新闻网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,达州新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达州新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【达州新闻网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达州新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编辑推荐
  • 家属称打无痛分娩针后代孕面

  • 上半年我市GDP增速全省第一

  • 历时三年,我市警方为129名农

  • “你们只管好好学习,祖国由

  • 黄石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指南

  • 火眼科技以大数据智能风控技

  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

  • ofo回应资金紧张背后有利益集

  • 冶师附小:有温度的党建引领